聚梦文学

疼到骨子里心碎的短文,100个让人泪奔的故事

2022-01-14 10:35伤感文章
疼到骨子里心碎的短文,100个让人泪奔的故事 近来,伴随着网络文学的发展,虐心一词进入了大众的视野。一些伤感催泪的小故事都自称虐心,下面就是小编给大家整理的虐心小故事精选,
  疼到骨子里心碎的短文,100个让人泪奔的故事
 
  近来,伴随着网络文学的发展,虐心一词进入了大众的视野。一些伤感催泪的小故事都自称虐心,下面就是小编给大家整理的虐心小故事精选,希望大家喜欢。
 
  虐心小故事精选篇1:倾尽此生,却只能想念
 
  他认识她的时候,23岁,是一家医院的住院医师。她18岁,是医院的漂亮护士,追求者很多,可她却选择了相貌平平的他。医院最不起眼的医生和医院最漂亮的护士在一起,组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
 
  他们恋了三年,他从省城被派到浙西南的一家医院做副院长。那是一个战火纷飞的年代,后来抗战开始,他留在浙西南,她去了前线做护士。他到处打听她的消息,有人说她在前线嫁给了一个军人,有人说她嫁给了一个战地记者,也有传言她和另一个医生结婚了,还有人说她在战争中牺牲了。
 
  在浙西南第四年时,他30岁,等不到她的消息,他和医院的另一个护士结婚了。婚后第二年,他有了自己的孩子,生活平静而幸福。偶尔,他也会想起那个漂亮的她,会想念他们曾经在一起的美好时光。
 
  28岁那年,她回到省城的医院,做了医院的护士长,她到处打听他的消息,却杳无音信。
 
  他和她再次相见,是他的妻子得了子宫肌瘤,到省城住院做手术,她是当班的护士长。那一年,他50岁,她45岁。在医院的走廊里,他和她只是淡淡地打了招呼,他叮嘱她多照顾他的妻子。在他妻子住院的时间里,她跟人换班二十多天没有休息,帮着他一起照顾他的妻子。
 
  她依然是一个护士长,而他已是当地最有威望的中医。再次见到时,他60岁,她55岁,他到她的医院做学术报告,她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安静地听他讲。一个月之后,她退休了。
 
  分开之后的第三次见面,是在殡仪馆,他86岁,她81岁,他来参加她的葬礼。她的手上戴着63年前他送给她的手表,脸上的表情是平和而从容的。他握着她的手,叫着她的小名,喃喃自语,老泪纵横。
 
  回去不到一个月,他在睡梦中安详离世。
 
  她为他终生未嫁,兑现了当初他去浙西南时对他承诺的“我等你”,只是这一等,等去了她的一生;他误以为她在战争中去世了,娶了另外的女子为妻,当他知道她还活着的时候,他内疚不已。分开之后的三次见面,第一次见,是带妻子去看病,他说了谢谢;第二次他想单独约她吃饭,她婉拒;第三次,已是阴阳两隔,他想对她说“对不起”,她却一辈子都不给他机会。
 
  这是我在采访时听来的真实故事,几十年前的老照片还是可以清晰地看出她当年的清秀和甜美。原来,一转身,真的是一辈子。
 
  虐心小故事精选篇2:有缘总会相伴一生
 
  转过楼角,我就看见一个女孩坐在我家楼下的单元门旁,手托着腮,眼睛望着夜空,美得就像一颗星。
 
  女孩说,她叫绿衣,和我住一个单元,早晨出门时忘了带钥匙,夜这么深又不好意思按邻居的门铃,所以只能坐在楼下等。
 
  “还好等到了你。”绿衣很高兴的样子。
 
  “住几楼?”我一边为她拉开门一边问。
 
  “七楼。”
 
  “我住五楼,有时间下来坐坐。”我礼貌性地说了一句。没想到,第二天黄昏,绿衣真的来敲门,手里捧着一盆仙人掌,说是对我给她开门的感谢。
 
  就这样做了朋友,随着交往的增多,我和绿衣之间开出了一朵爱情花。绿衣的父母都在国外,他们在她七岁时就离异了,她跟着外婆长大,几年前外婆去世后,她就一直一个人生活。
 
  恋爱后,绿衣拎着简单的行李,搬下来与我同住。
 
  绿衣吃得很少,也很少出门,她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牵我的手,走路牵着,吃饭牵着,甚至睡觉也牵着。
 
  绿衣喜欢腻我,我也喜欢让她腻,除了上班,我所有的时间都待在家里,和绿衣腻在一起,以至于都忘记了去医院。直到周医生的电话打来,我才想起复查的时间到了。
 
  我的眼睛受过伤,很严重,还差一点导致失明。这是几个月前的事了。当时,我小姨的一个朋友说要给我介绍个对象,听说女孩很漂亮,叮嘱我也打扮得帅气点,要给人留下好印象。
 
  相亲的前一天,我去了本市最有名的商场,打算买一件好点的T恤。却怎么也没想到,因为电路问题导致商场发生了火灾。
 
  大火烧起来时我正在男装部挑衣服,原本凭我的速度是完全能逃出去的,但跑到三楼时,我看见一个女孩躺在楼梯上,她好像是头部受伤了,淌了一脸的血。
 
  也没多想,我抱起这个女孩就往外跑。毕竟抱着一个人,跑不快,没过多久我就被烟熏晕了,虽然最后被救了出来,却伤了眼角膜。经移植后,我才重新见到光明。
 
  出院时,主治的周医生叮嘱我,一定要按时去医院复查。
 
  这是我出院后的第一次复查,周医生说:“恢复得非常好。”
 
  我真心地感谢他。周医生说:“你不用谢我,应该感谢那个叫绿衣的女孩子,是她在生命即将终了时,做出了捐献眼角膜的大义之举,才使得你能重新见到光明。”
 
  给我捐献眼角膜的女孩也叫绿衣,竟和我现在的女朋友同名,这样的巧合离奇得让人难以置信。我抑制着怦怦的心跳,问周医生,绿衣得了什么病导致她活不成了而捐献眼角膜?
 
  周医生告诉我,绿衣是个苦命的孩子,七岁父母离异,她是跟着外婆长大的。几个月前,她母亲在国内的一个朋友要给她介绍个对象,相亲的头一天,为了买条裙子,她也去了我受伤的那家大商场,结果和我一样,在火灾中受了重伤。不过,她伤在头部,很严重,临死前唯一的一次清醒,留下了捐献眼角膜的遗嘱,而我,就是她遗嘱的直接受益者。
 
  有那么十几秒我是不能动的,这两个绿衣的经历一模一样,难道她们是同一个人?
 
  从医院出来,我拨通了小姨的电话,问她,那个准备介绍给我的女孩叫什么名字?小姨说,叫绿衣,听说后来在商场事故中死去了。
 
  我的泪流下来,绿衣,我的绿衣,我为她伤了眼睛,她又为我带回了光明,无论她生或死,我决心要牵着她的手走过一生一世。
 
  我跑回去,绿衣不在家。我想是不是回七楼了,跑上去敲门,才发现七楼的两户人家一户是一对老夫妻,一户是对小夫妻,根本没有叫绿衣的女孩住在这里。
 
  再回到家时,才发现了绿衣留在桌上的信。
 
  绿衣说,你在商场抱起受伤的我是缘分,我无意中把眼角膜捐给了你是缘分。当我发现我们有这些弥足珍贵的缘分时,我决定回来和你相伴走一程,但只能是一程。生死两重天,此后各珍重。
 
  眼泪簌簌而下,我对着天空大声喊,绿衣,我爱你!
 
  我坚信她能听见。